@《演技名场面和演员请就位》相关问题

景甜微博晒春日海边随拍照,她的演技你觉得怎么样?

,爱景甜妹子,小甜妻糖果宝,娃娃公主小田七仙女,爱景甜妹子长城公主。娃娃菜香鲜配白豆福,



如何评价《亲爱的自己》中朱一龙饰演的陈一鸣?

《陈一鸣——男性扁平形象的突围》英国作家福斯特认为:扁平形象最纯粹的形式是基于某种单一的观念或品质塑造而成的形象。近几年,随着女性自我意识的复苏,同时为了迎合女性观众较多的现实,中国影视剧市场里,女性视角的剧集呈现井喷式增长,塑造了各行各业、性格各异、多面丰满的女性形象。这些剧集聚焦女性生活,深掘女性主题,将女性在家庭、婚姻生活中的困境悉数呈现。相比之下,男性形象在女性的群像塑造中似乎只是一个背景,在女性叙事中处于从属的地位,大多只是为了突显女性生存现状的陪衬,形象扁平单一,多为负面塑造,许多观众吐槽:剧里的男性,不是霸总就是渣男。《亲爱的自己》却在一众苍白的男性刻画中突围而出,塑造了几个面临生存危机、职业危机、感情危机的男性形象,他们不再象征着传统上威严有力的父权和至高无上的男权,而是表现出对自身男性气质及男性主体身份的焦虑,从而呈现—种男性气质的危机和性别的悖论。让观众在叹息“做女人,难!”的同时,也感叹“做男人也很不易”。朱一龙,这个演员近几年的角色呈现以细节刻画和人物行为逻辑见长,情绪浸入深刻,共情力很强,我们不妨从朱一龙饰演的男主陈一鸣身上,看看男性形象的多面呈现,品品男性气质的时代变迁,解析剧中体现的开放包容而又不乏辩证的性别观。一、支配性男性气质的消解根据康奈尔的男性气质理论,在任一给定的时间内,总有一种男性气质为文化所称颂,它是“目前被广为接受的男权制合法化的具体表现”,这种气质即“支配性”男性气质。社会性别秩序中会的男性气质与女性气质之间的权力关系模式,由权力关系、生产关系和情感关系构成,男性气质即是在这三重关系中被建构起来的。二、陈一鸣的多面呈现陈一鸣这个人物矛盾多面,既不完美,也非一成不变,他是一个成长型人物。而他最鲜明的特色,就是陈一鸣的艺术品易碎感;他身上最深刻的烙印,就是这个人物接地气的现实感。朱一龙一方面成功地为陈一鸣添加了人物的城市精英高级感,帅气而精致,仿佛瓷器艺术品,情调高雅;一方面又演出了陈一鸣脆弱、敏感、理想主义破灭的悲怆感,使得他在现实中的失意愈加让人感慨落差,感同身受,影视作品最打动人心的恐怕就是这种将美丽打碎给你看的悲剧感。同时,陈一鸣又是现实中的普通人一员,不是富二代,更不是霸总,毫无背景,靠自己的努力为未来打拼。他成功时会意气风发,挫折时也会气馁敏感;他会精致阳光,也会颓唐潦倒;他会高雅小资,也会路边啃汉堡;他会倔强坚强,也会脆弱流泪……